全球主要國家碳達峰、碳中和現狀比較與分析

創建時間:2022-01-07 17:00

為將全球平均氣溫較前工業化時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以內,并努力將溫升幅度限制在1.5℃以內,2015年年底,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通過了《巴黎協定》。


協定指出,只有全球盡快實現溫室氣體排放達到峰值,本世紀下半葉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才能降低氣候變化給地球帶來的生態風險以及給人類帶來的生存危機。

02



歐盟率先于2019年發布了《歐洲綠色協議》,提出到2050年實現整個歐洲地區的碳中和,并于2021年6月28日通過了《歐洲氣候法案》,為歐盟各國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鋪平了道路。


2021年4月22日,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將擴大美國政府的減排承諾,到2030年將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較2005年減少50%~52%,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



根據能源與氣候情報網(Energy and Climate Intelligence Unit)的統計,截至2021年8月12日,全球共有134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零碳或碳中和的氣候承諾,以低碳發展為特征的新增長路徑成為全球轉型的主要方向。


03



我國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面臨著過渡期短、經濟發展水平總體不高、碳排放基數大、資源稟賦不足、成本高昂等諸多挑戰和困難,實現碳中和將是一項異常艱巨的工程。


碳排放總量和經濟發展水平的關系




碳達峰碳中和

根據世界資源研究所發布的報告,截至2017年,全世界共有49個國家的碳排放在2010年前實現達峰。


其中,有19個國家早在1990年以前就實現了碳排放達峰,包括德國、匈牙利、挪威、俄羅斯等。在1990-2000年實現碳排放達峰的國家有14個,包括法國、英國、荷蘭等。在2000—2010年實現碳排放達峰的國家有16個,包括巴西、澳大利亞、加拿大、意大利、美國等。



根據各國的達峰承諾,中國、新加坡等4個國家預計在2030年前達到峰值,已經達到峰值或承諾在2030年前達到峰值的國家總數達到57個。


研究一個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峰值,需要綜合考慮其經濟發展階段、工業化、城鎮化、能源發展、控制技術等諸多因素,分析其在能源、建筑、交通、工業、農業、廢棄物處理等各個領域的溫室氣體排放規律與特點。



雙碳及過渡期時間對比分析



碳達峰碳中和

不同經濟體量、發展階段和資源稟賦的國家具有不同的碳排放變化曲線,各有自身的達峰時間,也會提出相應的碳中和目標。



雖然多數國家都將碳中和目標年定在2050年,但有37~66年的過渡期,平均約50年。比較起來,我國是30年的過渡期,過渡期大大縮短,意味著我國需要用30年的時間完成別的國家近50年的工作,實現碳中和目標所要面臨的挑戰和付出的努力遠遠大于其他國家。



碳排放量基數與年均減排量對比

135編輯器


碳達峰碳中和

歐盟3國、英國、日本、加拿大、巴西等國年均減排量絕對值較少,在1100萬~3600萬tC02當量的范圍內。與中國具有可比性的美國和歐盟(27國),分別為1.81億t和1.1億tCO2當量。


而我國2030年碳達峰至2060年碳中和的30年間,年均減排量將高達4.33億tCO2當量,比歐盟(27國)、美國、日本、英國、巴西、加拿大年均減排量的總和(約3.99億tCO2當量)還要高出8.52%。

因此,中國實現碳中和目標所承受的壓力是其他國家和地區所無法比擬的。


能源結構對比分析



碳達峰然中和

從全球來看,2020年石油繼續在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比最大,占比為31.2%:煤炭作為第二大燃料,占比為27.2%,比上年略有上升;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不含水電)的占比分別升至24.7%和5.7%的歷史高點,可再生能源占比已經超過了核能(4.3%);水電占比增加了0.4個百分點,達到6.9%,這是自2014年以來的首次增長。


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調整優化能源結構,削減甚至淘汰煤炭和石油的使用,增加碳排放強度較低的天然氣能源;同時,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水電、核電等,并最終實現以清潔能源為主導的能源體系,這些措施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基本路線。



可再生能源的全面應用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各國“碳中和”能源減排戰略普遍以降低化石能源發電占比、減少煤炭消費為主,不斷提高風電、水電、光伏、生物質能等清潔能源的發電占比,加快氫能布局和應用,讓傳統的國際石油能源格局逐漸發生轉變。


然而,我國是能源缺乏、嚴重依賴進口的國家,并且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的消耗占比較大。2019年和2020年,我國煤炭消費占近60%,不僅大于印度,并遠遠大于除印度之外的其他國家及地區,由此,我國實現碳中和必經的退煤之路任重道遠。



發展中國家碳中和需資金支持



碳達峰碳中和

早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協議》就要求發達國家在2010-2012年為發展中國家提供300億美元新的額外資金,到2020年每年籌集1000億美元,以幫助發展中國家采取應對行動,減緩排放,但一直未能完全兌現。 



資金問題是發展中國家最核心的關切,發展中國家只有得到了資金支持,才能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才能促進可持續發展和綠色轉型。


我國履行《巴黎協定》的資金需求尚難以準確估算,但據有關專家估算,從現在到2060年,中國每年將有相當于GDP總量1.5%~2%的資金投入新能源、能源基礎設施,以及碳中和科技創新和技術改造轉型之中,2021年的投入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以后還會逐漸增加,這是一個巨大的投資,也會引起全面的經濟變化。












作為全球碳排放量最大且在發展中的國家,需要克服上述重重困難,在承擔相應的減排義務的同時,還要帶頭創新推動綠色低碳發展,深度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為其他發展中國家做出表率。


為此,我們希望中國的努力和貢獻能得到國際社會的充分理解和支持,并呼吁一些國家能切實履行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切實兌現資金支持義務,共同營造良好的國際環境,為呵護我們共同的地球家園做出應有的貢獻。(來源:《環境保護》2021年第17-18期)


最新中文乱码字字幕在线